野疯🍂

本命关周

【锤基ABO】Endless(五)

Fagus:

三点三十五分,老板放Loki提前下班,“快去吧,你的哥哥在等你。那个可怜的大个子,已经再喝第五杯可乐了。”

Loki不置可否地哼了声,确定薪水不会被克扣后摘下围裙,“他不是我哥哥。”

“你们都姓Odinson。”

“我是收养的。”

Thor无聊地捏着吸管,这个时间,Jane应该在上课。一小片冰凉的阴影遮住了阳光,甜味——像是他点了一客香草冰淇淋——冲进鼻孔,“你下班了?”

Loki露出了那种令人熟悉的讽刺的笑容,“托你的福,提前二十五分钟。”

“我们出去走走吧。”Thor连忙拿起搭在椅背的夹克。十月末,枯黄的落叶在街角打着滚儿。“你冷吗?”Thor犹豫地问道,他的弟弟脸色黯淡,似乎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还好。”

“你……我不冷。”Thor把夹克披在Loki单薄的肩头。Alpha照顾Omega是天性,更何况这是他的弟弟,“你应该多穿点。”

讽刺在嘴角凝聚成上扬的弧度,“那可多谢你的提醒了,哥哥。”Loki靠上河边的铁栏杆,抱着双臂,“你要谈什么?”

Thor搓搓手,笨拙地低垂着蓝眼睛,看起来特别像Einmyria看中的、坐在橱窗里脖子系着粉色蝴蝶结的玩具熊。“你有半小时,四点一刻我要去接Eisa放学。世道变了,坏心眼的家伙到处都是。”Loki抬手看看空空如也的手腕,“哦,你已经浪费了五分钟。”

“Eisa,”这提醒了Thor,“我们可以一道去接她。”

夹克衫虽然样式老旧,但防风效果相当不错,Loki下意识拽了下衣摆,烟火般的信息素让他眩晕了一瞬,“不用,我自己可以。”连他自己也没发现,他的脸部线条慢慢柔和了下来,“上周六多谢你了。”

那个星期六,老天,没比那天再糟糕的了。Thor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认识Loki的信息素,甜蜜而冰冷,就像他藏了成吨的香草冰淇淋在身体里。“没、没什么。如果你还有需要——”在事情变糟前Thor连忙把咽回腹中,“我是想问问你,这周末,无论周六还是周日,你有空吗?”

“周六Einmyria要去舞蹈课。”

“Eisa跳起舞来可真像那么回事,我足足看了两个小时。”

“当然,她是最棒的。”

“老师表扬了她,她说,圣诞节演出,她要让Eisa扮演白雪公主。”Thor来之前打了很久草稿,甚至写在本子上背诵,以免被Loki拒绝。他的弟弟聪明又尖锐,每次都能找出他话中的漏洞。不过现在他改主意了,Thor靠向Loki,正如他们小时候那样,“周日,周日怎么样?Eisa想去游乐园。要是你周日有空……”

循序渐进,Sif教过Thor,这是说话的艺术。

Loki是个难以取悦的人,但说话的艺术奏效了:“游乐园?”他明显动摇了,“Eisa想去游乐园,这是当然了……”

“她还是个孩子。”

“游乐园。”Loki喃喃,缩起了脖子。弟弟肯定冻透了,才下过冷雨,他只穿了衬衣和薄外套。幸亏带了那件夹克,Thor的尺码能将Loki整个人罩在里面。“我请你们。星期天我开车过来,载你们去。我打听过了,现在的游乐园都很大,里面什么都有,包括餐厅。Eisa很喜欢看动画片,她应当去游乐园看看,见识见识那些熊、松鼠还有兔子什么的……”

Loki被打动了,他睁大了双眼,绿色的眼眸好像上好的翡翠,在灰暗的午后灼灼发光,“好吧。”

“那……就这样。”Thor伸出拳头,Loki歪了歪头,“小把戏。”他用自己小一号的拳头撞了下Thor手背,“到时见。”

 

Thor一蹦一跳的背影蠢得无以言表,以至于Loki忘记归还那件过于宽大的夹克。“这是舅舅的衣服吗?”Einmyria好奇地发问,“我可以穿吗?”

“对,这是Thor的衣服。”Loki面无表情地煎着鸡蛋,“吃饭了。”

“爸爸,舅舅真的要带我去游乐园吗?”Einmyria咯吱咯吱地咬着叉子尖儿,“爸爸,这颗牙在动。”

“张开嘴我看看。”

Einmyria听话地张大嘴巴,“只是正常地换牙。”Loki仔细检查了一番,“不必担心。”

“我怕周日前掉下来,我就不能吃冰淇淋了。”

“现在天气很冷,昨天还下了雨,你本来就不应该吃冰淇淋。”

“舅舅带我吃了冰淇淋……”

“他不是你的舅舅!”

Einmyria翠绿的眼睛望向盘子,“爸爸,你为什么不吃鸡蛋呢?”

“我可能感冒了。”Loki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胃口。”

“我自己洗盘子,你去睡觉吧。”Einmyria轻车熟路地找出一小盒药片,“在那之前,你要先吃感冒药。”

“好。”

也许是药物作用,也许是那件该死的沾满了Thor信息素的夹克,Loki做了一个梦。梦境异常真实,好像货真价实发生过似的。

“嗨,弟弟。”Thor穿着背心,大汗淋漓地打招呼,“你又在看什么书?”

“你闻起来……”Loki坐在运动场的观众席中,偌大的体育场只有他们两人,“就是个火药桶。”

“怎么样,我的信息素很不赖吧!”Thor得意洋洋地展示着他的信息素和肌肉,“你喜不喜欢?”

“你该问Sif喜不喜欢。”Loki恼怒地回击,“走开。”

“她是个Alpha,怎么会喜欢我的信息素。”Thor翻上观众席,朝Loki步步逼近,“你可不一样,你闻起来甜甜的,像涂了奶油和蜂蜜。”

Loki想要站起来桃之夭夭,然而他懊丧地发现,他根本动不了。“你湿了,”Thor舔着唇角,“要不要我帮你?”

“我是你弟弟!”Loki大喊。

“你才不是我弟弟,你是收养的。”Thor走过来了,他闻起来就是个移动的火药库,“再说了,我喜欢你。”强壮有力的臂膀牢牢地按住Loki挣扎的身体,将他像烙煎饼似的翻过来,“你的屁股很翘,有没有人告诉过你?”

……

“操!”Loki睁开眼睛,大汗淋漓。

那件夹克盖在被子上方,不偏不倚地压在胸口——Einmyria怕他冷,一定是这样。“混蛋,白痴,弱智!”Loki咒骂着,气喘吁吁。他愤恨又难过,人总有弱点,他的弱点就是那个“混蛋,白痴,弱智。”

“夜里也会做白日梦。”Loki费力拽过夹克蒙在脸上,“怎么可能……”

脖颈后的腺体渐渐恢复平静,不再勃勃跳动。“再去见他一次,为了Eisa。”他在朦胧中下定决心,“最后一次。然后……”

 

 

 


评论

热度(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