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疯🍂

本命关周

【锤基ABO】Endless(二十九)

Fagus:

“但这事儿有点麻烦,”Einmyria鼓着腮帮,喋喋不休,“Thor舅舅是爸爸的兄弟,兄弟可以结婚吗?”

Loki奋力用厨房里最钝的那把刀剁卷心菜,汁水四溅,“不可以。”

“所以Thor舅舅不能追求爸爸,”Einmyria拆开一包巧克力糖,用动画片里那种怪声怪气的尖嗓子感叹,“太可惜了,我可是很中意Thor舅舅的。”

“你应该少看点动画片。”Loki把剁碎的卷心菜拢成一堆,推到砧板一头,接着切另外半棵,Einmyria挑出所有绿色的糖果,“Thor舅舅真不错,个子很高,很结实,金头发,有双蓝眼睛。他还是个Alpha,对吗?啊,绿色是我的幸运色,我决定以后每次考试前都吃绿色的糖豆。”

“复习比吃糖豆有用。”

“爸爸,你变得不可爱了。”

Loki扔下刀,“我本来就不可爱。”

Einmyria嘟起嘴,“别生气呀——”说话的神态语气跟Thor一模一样,“我爱你。”

“谢谢,你作业写完了吗?”Loki泄气地清洗卷心菜,Einmyria跳下地,啪嗒啪嗒地跑进厨房,“爸爸,夜宵吃卷心菜吗?”

“你们饿了?”客厅里传来Thor的喊声,他可终于找到了插嘴的机会,感谢诸神。“不吃,”Loki拧紧水龙头,“Eisa,你该睡觉了!”

“说不定Glut喜欢卷心菜呢!”Einmyria光着小脚丫,“我把它放到太阳底下晒了一天,它还没醒过来。不过储备点食物总不是坏事,你觉得呢?”

“蛇不吃卷心菜,Glut又不是兔子。”Loki的肚子里像有几百只仓鼠跑圈,令他寒毛直竖,“快去睡觉,今天你玩儿了一天。仔细刷牙,吃了那么多巧克力,不刷干净的话,地球虫子今晚就会光临你的嘴巴。”

Einmyria笑嘻嘻地将脸蛋贴上Loki的小腹,“我可不怕虫子,晚安,亲爱的。”

 

第二天是星期日。Odinson家没有做礼拜的习惯,Thor从不去教堂。Loki偶尔会跟心血来潮的Frigga去教堂坐一会儿,他喜欢圣歌悠扬的吟唱。“早安,”Einmyria拖着玩具熊从卧室晃晃荡荡地走出来,Thor给她买了个巨大的熊,像人那样高,“爸爸,Thor舅舅,你们都有黑眼圈。”

“我没睡着,因为有些不自觉的家伙在客厅鼾声如雷。”Loki发现卷心菜已经进了垃圾桶,心情更加糟糕。Thor羞愧地低下脑袋,“哦,我从沙发上摔下来了……摔下来两次。”

“哦,天哪。”Einmyria夸张地感叹,“Thor舅舅,吃过早饭之后你有什么安排吗?我是说,”她含着勺子,“你还打算继续追求爸爸吗?”

Thor愣了两秒,“当然,当然!”倦怠一扫而空,他重新容光焕发了起来,“嗯,我当然要追求你爸爸了,我想——”

“兄弟不能结婚,”Einmyria提醒道,“你是爸爸的哥哥,我的舅舅。”

“我们不是亲兄弟,Loki没告诉过你吗?”Thor把花生酱拧开,往面包片上均匀涂抹,“他是收养的……而且他签了文件,我们没有那什么,嗯,伦理学依据的关系了。我们现在只是都姓Odinson罢了。”Jane的话还挺有说服力,Thor默默地感激着。

Loki坐在桌边,心情恶劣,浑身却暖烘烘的,这让他昏昏欲睡。“我该去申请查看收养文件,以便找到亲生父母,换掉Odinson这个高贵的姓氏。”他没有拒绝Thor的面包片,闻起来很香,“说不定我是个毒贩的儿子,老妈跳钢管舞,有三个兄弟姐妹,全关在监狱里。”

“那你得纹身了,”Einmyria吃着自己的那份面包,“我的家谱作业一定能震惊整个学校。”

Thor不喜欢花生酱,于是吃掉了几个Loki不屑一顾的布丁。天杀的抹茶和草莓。厨房一度陷入怪异的沉默,直到Einmyria稚嫩的小嗓子石破天惊地说,“Thor舅舅,是你标记的爸爸吗?”

Loki差点把餐刀扔出去。他不喜欢叉子,还是刀子顺手。要是顺手给Thor再来几下怎么样?餐刀连面包都切不开,估计也就在那家伙坚硬的腹肌上留几道印子。“闭嘴,”他颤抖着,“Eisa,回你房间去。”

“哦。”Einmyria端起盘子,“我就是觉得Thor舅舅挺不错,真的。他比之前那些白痴强得多……”小女孩冲Thor挤挤左眼,“加油吧,Thor舅舅,你当我的爸爸我还算满意。”

“本来就是我的女儿。”Thor小声嘟囔,目送Einmyria离去。“唔,她觉得我很棒。”

“她说‘挺不错’,和‘很棒’之间差了三百个街区。”Loki无意识地用餐刀捅着剩下的面包,“该死,Thor,你就不能滚出我的房子,彻底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吗?”

“我……”Thor摇摇头,“不能。”

Loki很想破口大骂,但根本骂不出口。“你不必为了Eisa委曲求全,如果你非要争夺抚养权,我可以答应给你三分之一。你可以周末来看望她,陪她去游乐园坐独角兽木马,然后吃巧克力。我留下孩子不是为了敲诈你,我就是喜欢这个孩子。你大可以去结婚,老天,只要你不傻乎乎的说漏嘴,我是决计不会跑去Asgard要抚养费的。”

“你想什么呢,”Thor抓住他的手腕,夺走餐刀,“我必须得付抚养费。”

“也行。”Loki挥挥手。昨夜他睡不着,一直竖着耳朵倾听客厅的动静。后来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却恼怒地发现自己置身于多年前的场景。Odin的办公室金碧辉煌,装饰着大幅油画,“去医院。”

“不去。”Loki低声说,捂住小腹,“这是我的孩子。”

“你对Thor,”Odin眉头紧皱,“你们——”

“跟你的蠢儿子没关系。”Loki气恼极了。也许他注视Thor的目光太露骨,早就被Odin发现。他压根就不该出现在这个家里,一个格格不入的外人。

小气鬼,Loki躺在床上,回忆着Odin当时的样子。“你要是扔给我张信用卡,说不定我早就消失了。”他苦笑起来。客厅里的Thor在和人通话,“唉,我知道,好吧……我也没办法。”

谁能有办法呢?“你就是个受伤的神经病。”Loki喃喃自语,“想想看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这篇文快写完了,打算出个本子。

朋友让我宣传一下……先把链接放上吧。

本子的内容包括正文和不公开的番外。

有意愿想买的读者可以先收藏一下,预售期比较长,不存在抢的情况。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1949050968

评论

热度(1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