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疯🍂

本命关周

【锤基】非典型婚姻(怪物家庭求婚指南) 狼人Thor吸血鬼Loki AU 现代篇11~12

干了这杯洁厕灵!:

现代篇11(接现代篇10)

  Loki一边开车一边听血猎本部下达的任务详细,地点在市中心的某栋大厦的地下——如此明目张胆的地方,只能说对方不是蠢货就是什么真正的大人物,也可以说是一群自以为是大人物的蠢货,Loki讥讽地哼了一声,说真的,在现在这个时代还会有精灵?他以为那个族群早在几千年前就灭族了呢。
  但还真是个大人物,几千年前某种精灵族的后裔,终年居住于黑暗中的一种悲哀生物,按理说该在北欧的地洞里安享晚年,但最近被一个女科学家挖了出来——又是一个愚蠢的人类,Loki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继续听本部的叙述,他把蓝牙耳机换成微型耳麦,等会儿执行任务时也比较方便。
  关于精灵的书籍资料基本没有了,毕竟这已经过了上千年,血猎虽然与各类家族交往甚密,得到的资料仍然少得可怜,血猎做事比较谨慎,遇事一定要勘测清楚对方的来头才能出击,Loki过去就是进行潜入并获取资料,如果能接近那栋地下设施的中心地区就更好了。
  那位女科学家作为人质大概在这里的中心区域,你看,寻求真理的道路总是崎岖的,也不乏危险,但在Loki看来这可真是蠢得要死,有些人就是喜欢引火烧身,他可不会冒着危险去探测人质所在,血猎没必要在乎人类的安危,所以没有下达与人质相关的任务,Loki不是什么好好先生,他可不想为了个任务英勇献身,他下去只是勘探地下结构和收集DNA样本,剩下的事都交给血猎自己做。
  “此处地下设施共有五条通道,中心区域未知,我们已经给你找了最安全的一条线路来直达内部通道,先进入大厦西侧地下二层的停车场,本部会给你陆续下来指示。”
  看到那栋大厦,Loki的车掉了个头驶向地下停车场入口,正好与一辆厢式车路过,他也没太在意。
  
  “地下设施一共有五条通道,Steve从A通道进入,我和Jarvis在B通道,Banner在C,Natasha在Clint在D,Thor去E通道,进入中心区域前尽量不要和对方产生正面冲突,会打草惊蛇。”Coulson在厢式车中布置任务,几位小队成员围城一圈,正在做最后的作战会议。
  这次的任务可不太明朗,神盾局内部没有关于对方的详细资料,但这群地底下的精灵已经开始筹划什么了,他们只能先选择集体突入,等把对方完全制压,资料唾手可得。
  “目前我们的问题是拯救人质,只能推测人质在中心区域的某处,大家听我的指令,Tony正在打开通道,距离对方意识到通道开启约有十五至二十分钟的缓冲时间,大家随机应变,最后在中心区域会和。”Coulson完成了这次讲话,开始坐到Tony身边看全息地图。
  “打通了,”Tony拿起头盔开始佩戴,在这之前他已经配备了全身的盔甲,Jarvis和他用遥控炸药打穿了大厦地下一层拐角的通道,现在一行人就可以出发了。
  
  血猎还真能找些歪门邪道,Loki已经停好了车,此时正在开地下停车场的消防通道,看来本部的人已经来简单勘测过了,这条开始老化的消防阶梯可以一直通到那个地下设施的通道中的一条,Loki进入后就搜寻资料,速战速决。
  消防阶梯下去后更像是个下水道,处于完全无灯的状态,本部的人在耳麦里给他精确到米的指示,很快Loki就在这个黑黝黝的地道中摸出了门道,暗色的墙壁中隐藏着一个密码锁,他启动开关,那道锁马上闪出了蓝光,本部的人正通过耳麦给他下达破解密码。
  看,也不是很难嘛,Loki打开这扇门走了进去,里面的通道明亮极了,死气沉沉的白炽灯光照耀着宽阔的走道,看起来却没有什么生机,这儿一看就不像人类居住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一些粉尘,暗灰色墙壁有些偏绿,看起来让人很不舒服,鬼知道那些精灵是个什么生活习性,这儿大概就是他们所谓的通道之一。
  Loki把自己藏身于一片阴影中继续前行,这地方给他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可能是粉尘和温度调节搞的,他自己对于活物的感知能力降低了好几个层次,目前只能确定这儿没什么人——那群血猎废物连黑暗精灵有没有体温都没搞清楚,但事到如今,Loki也只能指靠着本部提供的红外线探测仪帮他看看敌方动向了。
  
  此时复仇者小队的人也已经在五条通道前开始分散执行任务,这儿的环境很差,无线电信号也不够清楚,耳麦里隐约带着些杂音,空气中漂浮着大量的粉尘,Tony说这些东西对身体无害,但Thor还是有点不安心,自从他开始进入通道后,那出粉尘搞得他的狼人嗅觉不太管用了。
  Thor在走道里走了一会儿,他的行进速度还比较慢,Steve下达指示让他们谨慎行事,这不太像Thor的风格,以前他可总是冲在第一位的,但既然进了一个队伍,就要有些团队精神,想到复仇者Thor就有点走神,他的爱人现在应该正在会计事务所开始一天的工作了,Loki带着他基本没有度数的黑框眼镜,穿着西装坐在办公桌旁翻阅文件和帐目的样子可真是好看极了,像是个刚干上主管的小会计——常人眼中,Loki大概就是这个形象,但只是比平常人冷淡许多,但同事们都知道他有个热情洋溢的金发爱人,有时候会在事务所门口乱停车,接Loki回家。
  Thor想着想着心里有些甜,他还没多想想他爱人的可爱形象呢,耳边的无线电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杂音,Tony的声音在那边传话“Natasha和Clint已经面对了第一波守卫的攻击,我们的潜入暴露了,警报马上就要触发,其他队员提高警惕,暂时改变作战计划,快速解决敌人后再中心地区会和。”
  Thor抽出他贴身带的匕首来,开始谨慎地注意起周边的状况。
  
  Loki其实有点有点心神不宁,他老是想着快点搞完这次任务,完成后他就得给事务所所长打电话请假,上次和Thor的旅行已经完全耗掉了他的年假,至于这次该怎样找理由他还没想好,而且注定会带来那群中年女性的议论纷纷——如果自己的工作也和Thor那么轻松就好了,Thor总有那么多闲工夫,而他还见鬼的要在事务所和血猎任务中间夹着跑——吸血鬼暗暗下定了辞掉会计工作的决心,凭什么Thor能拿神盾那份非典型的工作当主业,他就不行?
  Loki咬着牙穿过下一个路口,就在这时,整个通道突然被红光闪烁,警铃大作。
  ——该死,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儿?Loki记得清清楚楚,他可从没碰什么不该碰的,这警铃触发得也太是时候了,此时他处于通道的中间部分,进也不是出也不是,Loki掏出枪,握着枪沿着墙面向前行进。
  还有什么比一个计划外的警铃更糟糕吗?事实证明,的确还有,耳麦里传来总部通讯员的声音,“Loki,在你前方二十五米处的拐角有一个生命迹象。”
  看来正面冲突是必不可少了,Loki骂了一句,手里的枪握得更紧,敌人多的时候他擅长用双枪,但如果敌人只有一个,单只手枪的协作性总是更好,“敌方体温高于人类,请谨慎应战。”本部的讯息再次传达过来,混杂着走廊里尖利的警铃声,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Thor,你左方二十米左右有东西,小心点,”Thor听着耳麦里传来Tony的声音,谨慎地望向不远处的那个拐角,“体温比正常人类低,应该不是人类。”Tony补充了一句,狼人的耳麦里就传来了象征讯号停止的短促忙音,Thor只好握了握匕首,往左方探去。
  此时的警铃和红灯刚刚停止,在阴森的白光照射下,那个拐角整个被包裹在一片阴影中,倒是个藏身的好地方,金发狼人贴着墙向那边慢慢凑了过去,开始面对他这次任务中的第一位敌人。
  与此同时,Loki正秉着呼吸,小心翼翼地挪动着,打算会会这位扰了他任务流程的倒霉鬼。
  那两个人同时做了一个跨步,跨过了那个拐角,迅猛地向对方一扑——
  
  生死往往只在一线间,谁得到先机,谁就得到了胜利,在这场敌人与敌人间的对战中更是如此,哦,但也有另一种情况,打成平手。
  Loki的枪口抵在Thor的眉心,左手掐着狼人的脖子,Thor的刀背扣着Loki的喉咙,把吸血鬼整个按在墙壁上。
  两个人的速度都快得超过人类,举枪和拿刀的动作行云流水只在一瞬间,然后,他们不约而同浑身僵硬,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的爱人。
  
  “Loki?”过了好一会儿,这两个人才完全反应过来,都还没放开对方,金发的狼人连忙把匕首抽走,皱着眉头,惊讶地望着他眼前的人。
  “见鬼,Thor。”身为血猎一员的Loki骂了一声,把拿着枪的手甩开,瞪着他在神盾局工作的爱人。
  
  “你来这儿干什么?”Thor松开了手,满脸都是疑惑。
  Loki这才从墙壁上脱身,也放开了掐着Thor脖子的手,“血猎的任务。”他简短地说,Thor没必要知道更多了,空气中俩人灼烧起来的火药味越来越浓。
  Thor有些尴尬地后退了一步,给Loki一点个人空间,他看起来不太高兴,“你们也是来攻破这个地下设施的?没有同伴跟着你吗?”
  “我一个人就行,只是简单的勘探工作。”要不是你那愚蠢的复仇者小队,这任务也不会变得如此棘手,Loki愤怒地想,没错,Loki又开始生气了,他气神盾局那些愚蠢的任务,就比如这个,直接攻破基地——有比这更莽撞的任务吗?会有多少危险?虽然这样的确效果显著。
  “哦......”Thor挠了挠头,他本想摸摸Loki抿起来的薄唇,后来想想又放下了手,毕竟Loki看上去正在生气,看着浑身散发出低气压的吸血鬼,金发狼人正在想一个万全之策,“Loki,你先回去吧,我们很快会完成这项任务的,这里很危险。”
  啥?Loki翻了个白眼,Thor拿他当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小朋友吗?哦这里很危险,小宝贝,你该回家做功课了——去他的,“我不走。”他坚定地说。
  “Loki,听话,这儿不安全——”Thor眨了眨他的蓝眼睛,又开始使用他的恳求招数。
  但这次好像不太管用,Loki瞟了他一眼,讥讽地说,“你觉得我能走吗?Thor,在你们那个小队进来前,我还可以安全撤离,现在整个地下都被那该死的警报传满了,进来的密码锁也关上了,你让我从哪儿出去?”
  Thor刚想说Loki可以从他们小队进来的地方撤离,又想到那个安全缺口大概会成为最高危险区域,他只好作罢,看着对方手里的那把沙漠之鹰叹了口气,认命似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结束了对视,刚要出发,Thor的耳麦就滋滋地响了起来,“刚才的战斗影响了盔甲的无线电,”Tony一边战斗一边说,“Thor,你解决掉那个敌方了吗?”
  Thor刚要说话,Loki就凑到了他的耳朵上,对着耳麦阴森森地说“他可永远无法解决我,霍比特。”
  Loki的声音像蛇一样阴森毒辣,Tony只觉得背后一凉,手上的镭射炮偏了几公分打在了通道的墙面上,还好他这次他带着Jarvis一起,此时他的管家帮他补了一枪轰掉那个精灵的脑袋,转头提醒他的主人,“Sir,Thor Odinson附近的敌方开始出动了,共二十人。”
  Tony还没等Jarvis发布详细信息,就对着耳麦大喊,这可苦了Thor的耳朵,“嗨,黑发小公主,有二十位精灵王子要来迎娶你了!”
  Loki忍不住想喷回去,但他还是马上读懂了这句话的讯息,和Thor迅速地做出了对战准备,他抽出另一把枪,一手一枪,那边的Thor也握紧了拳头和匕首,浑身肌肉开始绷紧。
  在那些淡淡的迷雾下,出现了成排的精灵,Loki一看清楚就想骂人,shit,长得这么搞笑,也敢自称精灵?
  

现代篇12

  那些精灵看起来更像是行尸走肉,他们成排行走,带着统一的黑白相间的面具,颜色和图案只能让Loki想到某部用来开发儿童智商的情景剧,而且那让人觉得恶心的白色粗辫子是怎么回事?其实Loki一直对美的物件有些偏好,一开始接到任务说敌方是精灵,他还有点小好奇——而现在呢,他看到了那群精灵,他们脸上的面具都因为过久的老化而开始发黄了,像坏掉的臼齿一样倒胃口。
  怪物,Loki迅速地给他们下了个定义,就好像他自己不是怪物中的一员似的——他举起枪利落地来了两个点射,两个精灵应声而倒,同时身旁那些也乱了阵脚,纷纷向Loki和Thor涌来,眼看着就把他俩送进了一个包围圈,Thor不动声色地挪了一下,让Loki和他和以前一样背贴着背,这样可以抵挡外来攻击对于彼此背后的死角。
  一个精灵冲上来,被Thor用匕首背狠狠打飞,下一个向Loki冲上来的被他的子弹打碎了胸腔,现场很快混乱成了一团,精灵们不再观望,开始几个几个地疯狂进攻,Thor和Loki背靠着背,开始进行这场人数对他们很是不利的战斗,但局势可并没有吃紧,如果几十年前他们还曾吃力过的话,经过了中间那十来年的追杀与反追杀的历练,二十个人对他们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
  “我们有多久没有这么——”Thor打得热血沸腾,兴奋地咆哮了一声,精灵闪着红光的武器堪堪蹭过他的一边脸颊,完全激起了这头狼人的血性,滚烫战斗的血液在他的身体内加速流动着,他话没说完,就用拳头把另一个冲上前来的精灵打到了墙上。
  “有点怀念?”Loki笑着哼了一声,好吧,此时此刻的场景确实令人熟悉,他们有很多年没一次度过这种浑身浴血的战斗了——虽然他平日里看上去是个冷淡的小会计,还报了个Gay得要死的瑜伽班,但现在他可是个杀意刚被激发出来的吸血鬼,Loki用枪托狠狠砸碎下一个精灵的面具,直到那丑陋的面具嵌进对方的脑髓。
  将近十年,他们都处在那种宁静而平和的普通人生活中,即使Thor进了神盾,Loki进了血猎,也仍然无法完全发泄这两个怪物嗜血的本能,他们各自找了些发泄途径,还曾因为这途径吵架,矛盾,而现在这两个人深切地体会到,一起战斗的感觉与单人战斗完全不同——这感觉真是棒极了,此时Thor忙里偷闲地凑过脑袋来给他的一个火辣的吻也超级棒。
  老天,Loki都快忘了他和Thor到底该怎么生活了——这两个家伙就是得在一起吵吵闹闹,在一起面对所有的危险,在一起拥有个火辣的性爱,这他妈的才是生活,而这段时间里,他们俩的工作上的隔阂实在是存在太久了,久得让这头吸血鬼和狼人都快要忘记,两个人肩并肩,背靠背的战斗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Thor打倒他眼前那个还站着的精灵时,Loki举枪的手刚放下,一枚子弹要了那个精灵的命,此时遍地都是尸首,Thor身上的衣服被精灵闪着红光的枪械蹭过几个灼烧的口子,他今天穿着黑色T恤和防弹服,身上配备的弹夹和匕首,金发上染了精灵的黑血,有点性感,Loki惬意地想。Loki有板有眼的西装也有些发皱,定制西装上添了几个口子外加一点灰尘,额角的一缕黑发不听话地耷在耳边,性感爆了,Thor想。
  当然,Thor没想太久,他就按住了Loki的后颈,继续刚才那个仓促的吻,这次的吻可深入得多,狂热又霸道,Loki眯着眼睛,手抵在他胸膛上,热情地回应他,两个人战后高于人类的激情和肾上腺素猛地碰撞在一起,变成一种带着火星儿的闪电,几乎要打穿Thor和Loki的脑子,胸膛和胸膛靠在一起,心脏跳得像打鼓。
  有点像他们刚开始的那些年,那些满是危险和恐惧,但却实实在在充满了激情的时刻,Loki不无怀念地想,两个人吻得天昏地暗,直到再也无法呼吸,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我想,这么多年后,再次一起战斗的感觉还不错?”Loki弯起了嘴角,惬意地笑着说。
  “棒极了,”Thor笑道,伸手去抚摸Loki的后颈,“我们以后真该多在一起——关于工作这件事。”他现在真想,不,准确地说是超想,以后执行任务时都和Loki在一起,两个人一起面对的感觉实在是棒得不可思议,让他不由得露出那种了Loki最难以抗拒的笑容。
  Loki退开一步,眯着眼睛打量Thor,好像在认真审视这句话,好吧,在这件事上,他的确和他的爱人感同身受,直到现在他的心跳还没法平复呢,吸血鬼动作轻巧地换了个弹夹,低着头说“我不接没挑战的工作,你知道的吧?”
  Thor高兴得嚎了一声就去抱Loki,像个八爪鱼一样缠上对方,更贴切的形容大概是夹心饼干,金发狼人把他紧紧扣在怀里,Loki只觉得自己要被抱得不能呼吸了——他的回答可是模棱两可的,但Thor明显把这不清晰的答案当成了实打实的保证,看啊,他和他生活了三十多年,Thor Odinson总是这样。
      总是这样自以为是,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就死活要送给Loki,对方不需要也要硬生生地塞给他;总是这样贪得无厌,走进Loki的生活还不够,当他的爱人还不够,永远不知满足,现在不仅妄想和他结婚,还想侵占Loki的工作,侵占他的浑身上下,侵占他的分分秒秒直到永远。
      Loki可从没遇到过占有欲这么可怕的恋人,但Loki Laufeyson其实挺爱Thor Odinson,这就够了,所以Loki总会妥协,不过这次并不那么难以忍受,因为在心底里,他的确想和Thor并肩作战。

  “呃——虽然我不想打扰,”Tony的声音干巴巴地从耳麦里传出来,“但你们刚才接吻的声音实在太大了,我们全队都听得一清二楚。”哦,感谢那个高灵敏度的Stark耳麦兼听筒吧,Loki伸手就要去拆了那个小玩意儿。
  “我说正经的,Thor,”Tony的声音突然严肃了起来,“也许你知道什么叫秀恩爱死得快——总之,你们两个中大奖了。”
  “黑暗精灵大部队正向你们这条通道过去,你们必须得先撑住,我们其他人马上就到。”
  Thor和Loki面面相窥,然后一齐看向远处烟雾萦绕的通道尽头,有一片暗影正在压过来。


TBC.

评论

热度(330)

  1. 野疯🍂…… 转载了此文字